当前位置 :高手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难忘的一次极地大营救

难忘的一次极地大营救

导读:“雪鹰12”直升机成功救援俄罗斯“绍卡利斯基院士”号被困人员情景。船长王建忠从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得知俄籍“绍卡利斯基院士”号被困冰海,74名船员和乘客危在旦...

在南极洲,来自不同国家和不同肤色的科学考官和睦相处,彼此亲近。不管谁有危险,也不问从哪里来,每个人都会帮忙。在这里,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刻含义。

为了探寻“雪龙”极地救援的历史,我于2019年10月踏上了南极。远处,在白色中,五星红旗格外耀眼。刘,中国长城科学研究站站长,在寒风中迎接我们。

白色、蓝色和墨水是这里的背景色。摆脱繁华,美丽和简单。在阳光下,巨大的冰川是蓝色和神秘的。

南极洲很美,但也很危险。在这里,你会遇到最原始的美和最困难的危险。

2013年12月23日,俄罗斯科研船“肖卡尔斯基院士号”静静地停靠在联邦湾。在南极磁点附近,冰层很厚,有许多浮冰,天气恶劣多变。刚才天气晴朗,风立刻卷起,卷起海面上大大小小的浮冰,直冲船体。

奔向

南极罗斯海,在极端的白天,午夜过后逐渐溢出一层墨水,寂静的天空布满了星星。

23日凌晨5点02分,中国极地科学考察船龙雪号安静的船舱里,电话突然响起。“求救!”这是最高的国际求救信号!

王建忠船长在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得知俄罗斯学者肖卡尔斯基被困在冰海中,74名船员和乘客处于危险之中。

原来,一些乘客没有按照船长规定的时间从冰原返回,延误了疏散时间,导致“院士”被困在浮冰中。令人担忧的是船体严重受损,两座巨大的海洋冰山正从船首两侧缓慢靠近,距离不到1.2海里。如果浮冰形成,船翻了,这意味着在南极水域将面临绝望的境地。

船长发出了求救信号。

中国的“雪龙”是最近的船,大约600海里远。王建忠的本能反应是“救人”!当他见到组长刘顺林时,他决定向中国报告并准备救援。

中国国家海洋局迅速批准了救援行动。“雪龙”号迅速调整航向,向东南方向驶去,并以最大速度驶向俄罗斯船只被困的海域。法国星盘也加入了救援队。

一场国际极地救援从这里开始。

在最大风力达到11级的海面上,被船头撞击的海浪高达20多米,船外的雾气被笼罩,能见度极低。“雪龙”在巨大的风雪中隐约出现...12月27日,“雪龙”号和“星盘”号几乎同时抵达俄罗斯船只被困区域,救援计划很快确定下来:两艘船一前一后合作破冰。

接着传来一个坏消息,由于补给不足,主引擎出了故障,无法破冰,所以它退出了救援。

当时,澳大利亚的“南极光”有着更强的破冰能力,在8900海里之外,即使它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也需要两三天。“雪龙”决定破冰等待“南极光”的到来。

目前,冰情完全超出预期。巨大的浮冰覆盖着海洋,最大直径近千米,厚度为3到4米。最重要的是,在风和洋流的作用下,浮冰快速流动,一条刚刚破冰的水道很快就关闭了。“雪龙”毫不犹豫地进入了这个世界...

营救

当求救信号发出时,院士已经被困了一天一夜。随着时间的推移,聚集的冰块越来越坚硬。“院士号”因为浮冰而没有移动,船壳吃水线附近出现了一条裂缝。看着冰山慢慢漂移,越来越近...各种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当五星红旗出现在院士的望远镜视野中时,被困多日的人们,紧张、焦虑、沮丧的情绪开始逐渐缓解。

12月28日,“雪龙”号距离“院士”号6.1海里。当能见度好的时候,“院士”号上的乘客已经可以从远处看到了。但是冰层太厚,超过了雪龙的破冰能力。它再也无法前进,被迫掉头返回安全区。人们所希望的“南极之光”也在距离俄罗斯船只10海里的海域受阻。

此时,破冰救船的计划完全搁浅了。用直升机救人已经成为唯一的选择,而且只有中国的“雪龙”才有直升机。

浮冰仍在聚集,雪仍在肆虐。“雪龙”面临着一个选择,是去还是留?星盘已经离开了,雪龙又要离开了。院士能忍受这种彻底的绝望吗?但是留下来,雪龙会遇到多危险?

刘顺林和王建忠合并后,他们终于决定留下来!“雪龙”慢慢地调转船头,在浮冰和积雪的袭击下,它再次冲向俄罗斯船只。摆脱困境后,俄罗斯船长谢立夫在给“雪龙”号的信中写道:“在那些日子里,船上所有的乘客都必须每天做作业,即跑到驾驶舱看看中国船是否还在那里……”

当她不知所措时,雪龙收到了中国海洋预报中心的天气预报,天气将在1月2日好转。时间窗很短,所以我们必须抓住机会,抓住机会!

新年的第二天下午,雪龙号上的雪鹰12直升机经过六次飞行,成功地将俄罗斯船上的52名乘客转移到澳大利亚南极光号上,从而完成了这次不可思议的国际救援。

或许是受“雪龙”精神的启发,“院士”号的22名船员选择留在船上,直到所有乘客获救。同时,“雪龙”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等待“院士”!如果你不去,我也不去。我们将一起前进和后退!

在船长桥的对话通道里,首先响起了“院士”和“南极光”船长激动的声音:“谢谢你们的‘雪龙’!”一位从未谋面的乘客写了一首长诗:“谢谢你冒险救了我们的中国朋友……”

摆脱不幸

成功完成了营救任务,但刘顺林和王建忠不敢放松。目前,“雪龙”已经“冻结”。凭借其自身的破冰能力,很难突破。

虽然刘顺林很紧张,但他相信只要抓住机会,雪龙一定能脱离困境,只要他保住舵。他告诉船长:“没有舵,汽车就没有方向盘。你必须保持方向舵!”

我心中焦虑,但行动无法停止。他们立即召开紧急会议,有序安排应急计划。所有人员都在待命,“雪龙”正在耐心等待...

风向突然逆转。7日凌晨,“雪龙”号果断地利用这个机会再次发动救援行动。17点20分左右,在风的帮助下,我以80度左右的角度转向“雪龙”的船头,突然闪现出一条宽约10米、15米、20米的水道。这条水道越来越宽了...

不是现在就是永远。“雪龙”马力十足。大约30分钟后,前方突然变得清晰起来,零星的浮冰迅速闪过,向两边闪去...

“冲出去!”王建忠一天一夜没睡,一连好几天都在大喊大叫。机舱里响起了掌声和欢呼声。队员们热情拥抱,喜极而泣。

互助

在南极洲荒凉的雪地上,偶尔会出现一座橙色的小屋,在白雪皑皑中显得格外醒目和温暖。

那是急诊室。不管肤色、种族和国家,只要有必要,你都可以走进去使用这里储存的食物和材料。但是有一个条件,当你有能力回来的时候,你必须补充补给,帮助下一个需要进来的人渡过难关。

在南极洲,人们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有了更深的理解。

作者:高士

    特荐精彩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

    最新资讯分享

    热点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