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手新闻网 > 国际新闻 > 对历史的傲慢 对现实的偏见

对历史的傲慢 对现实的偏见

导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按蓬佩奥的逻辑,他对尼克松政府以来美国对华政策的诋毁似乎是要完成尼克松的“遗志”——九泉之下的尼克松若得...

对历史的骄傲和对现实的偏见

[姚明]

美国国务卿庞贝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引起了国际舆论的一片哗然。选择尼克松图书馆作为发表对华政策演讲的特殊场所,显然是庞贝想要达到的戏剧性效果:也就是说,他个人“埋葬”了自尼克松以来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在这次演讲中,庞贝的政治野心暴露无遗。1946年,他模仿丘吉尔的“铁幕演说”,试图将自己的政治野心植入中美关系史,甚至试图“宣告两国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

为了避免显得过于急躁,庞贝在开枪之前称赞了尼克松,说他的对华政策符合当时美国人民的利益。庞贝也没有忘记引用尼克松1967年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但他接过了尼克松的一句话“从长远来看,我们真的不能把中国排除在世界大家庭之外”,重点讨论了“引诱中国改变”的目标。庞贝认为,美国政策制定者对中国实行接触政策,但它使中国成长和发展,却没有产生美国想要的“变化”,因此美国对中国的接触政策完全失败。庞贝以尼克松的“中国不变,世界就不安全”这句话为逻辑起点,进而提出了所谓“因为中国没有如美国所预料的那样发生变化,世界处于不安状态”,从而得出美国应该彻底改变其对华政策,美国及其所谓“志同道合”的国家应该携手遏制中国的结论。

根据庞贝的逻辑,他对尼克松政府以来美国对华政策的诋毁似乎是为了实现尼克松的“遗愿”——如果尼克松在他的坟墓里听到庞贝的演讲,他会陷入困境。当他和基辛格访华以打破僵局、促进中美关系正常化时,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化对美国本身不利。尼克松之后历届政府对华政策的背后,是不是因为美国已经站在一个理想的位置,等待中国向美国靠拢的“转变”?庞贝的演讲除了抓住政治利益,不择手段地配合党内斗争外,牵强附会的逻辑也显示了他“故意无视历史”的傲慢。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在庞贝发表讲话后,发表了一篇文章,批评他对中国、尼克松和美国外交政策的无知。哈斯不仅指责尼克松,还指责现任美国政府“危险地违背”美国外交传统。

查尔斯·弗里曼(中文名字叫傅利民),曾在1972年的任何时候访问过中国的美国前高级外交官,他也说庞贝的讲话歪曲了美国对华接触政策的历史和现实,企图重新获得美国长期以来放弃的对华敌对政策。他的演讲是美国“反华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傅利民表示,美国对华接触政策总体上是成功的,巩固了全球力量平衡,维护了和平。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合作也在结束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显然,那些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美国人非常怀念冷战,他们希望重启一场新的冷战。”傅利民强调,尼克松不想改变中国。“那些不了解接触政策结果的人说,接触政策未能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但这从来不是接触政策的意图。”美国与中国接触的政策并没有试图改变中国的经济体系。中国的改革符合美国、中国和世界的利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商业体系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事实上,庞贝引用的尼克松的文章《越南战争后的亚洲》的核心根本不是“改变中国”,而是美国应该适应亚洲和世界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尼克松在文章中写道,“军事安全最终将让位于经济和政治稳定。当今世界发生的巨大变化的影响之一是,静态稳定不再存在,而只有动态稳定。如果一个国家或一个社会不能适应变化,它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庞贝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在错误的地方变成了错误的演讲。雕刻一艘船并寻找一把剑的庞贝注定是丘吉尔。其根源在于他和他的政府对中国发展的顽固偏见中的时代和趋势判断错误。

尼克松政府时期对华关系的改善顺应了当时世界的变化,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中美建交40多年了。两国获得的发展机遇和民生利益不是彼此给予的,但中美合作本身符合经济全球化等重大世界变化。但是发展和变化也意味着调整和适应。中国的发展不以挑战现有的世界秩序为前提,但在多方共同引导下的全球化将使世界格局更加公平合理。这意味着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不能简单地在二战后继续下去,它必将面临某些调整。如果美国不能纠正它的心态,它将不可避免地放大执政党和反对党的焦虑,特别是对其霸权将被侵蚀的恐惧。今年在COVID-19发生的肺炎疫情的影响,加速了世界秩序的变化,也给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挑战。COVID-19的肺炎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蔓延,影响到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这种现象本身就是全球化的证明。只有这种流行病曾经放大了全球化的消极方面,并进一步增加了一些国家和人民的抱怨,他们感到全球化的利益分配不公平。此外,由于特朗普政府在国内政治、社会分裂、党派斗争加剧、疫情防控不力等一系列国内问题上的“惨败”,确实有必要推出类似发动冷战的“大动作”,试图整合国内利益,重拾美国信心。

虽然庞贝的演讲很荒谬,但我们也可以从中读到一些线索。首先,我们应该清楚地看到一些美国人遏制中国发展的野心和阴谋。美国与中国的战略竞争趋势不可能因政党轮替而完全改变。尤其是像庞贝这样的政治家激起了意识形态上的反对,决定了共和党对华政策的方向,同时也为民主党的对华政策“挖了一个洞”。其次,尽管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里发展迅速,但由于美国的接触政策,它并没有变得“更像美国”。在当前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下,我们不能因为与美国的斗争而变得“像美国一样”,否则,这可能正是一些美国人所希望的,并将中美关系推向一种更加复杂和危险的对抗。第三,从庞贝演讲引发的众多批评中,我们应该看到,美国为冷战召唤灵魂是违背世界潮流的,所以不必过分担心美国正在试图建立的对华“遏制战线”, 但也有必要合理地预测,美国乃至世界各国将暂时适应包括中国快速发展在内的世界格局的变化,并尽力避免制造一种迫使其他国家在中美之间选择立场的气氛。

(作者:陈长宁,四川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学博士)

    特荐精彩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

    最新资讯分享

    热点新闻资讯